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花绿叶的博客

欢迎朋友光临

 
 
 

日志

 
 

【转载】王忠新:鲜血凝成的历史不容被轻易颠倒  

2016-10-29 15:51:28|  分类: 珍贵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抒发  推荐了 沉默的麻雀 的日志 王忠新:鲜血凝成的历史不容被轻易颠倒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16-10-28   来源:民族复兴网 


王忠新:鲜血凝成的历史不容被轻易颠倒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48年,淮海战役前夕,粟裕在干部大会上进行战斗动员。

——为淮海战役的指挥者正名考

  1989年11月,85岁高龄的邓小平接见二野战史编写者,回忆淮海战役说:“淮海战役成立了总前委,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人为常委,我当书记。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交给你。’这是毛主席亲口交代给我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主持决定的。”他还在其它公开场合(包括接见国际政要和记者)多次提到:“我是一个军人,我的真正的专业是打仗……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邓小文选》第三卷和《我的父亲邓小平》、《邓小平的军事谋略》,影视片《风雨钟山路》、《大决战》第二部《淮海战役》等,都沿用了邓小平:“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说法。包括淮海战役纪念馆重新设计的布展,雕塑的“总前委”塑像群,都突出了“总前委”,更突出了时任的军委主席邓小平。可淮海战役是邓小平指挥的吗?邓小平没大言不惭?没贪天功为己有吗?!看看事实怎么说。

  一、淮海战役的三个阶段和重大意义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今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此役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主要歼灭黄伯韬兵团。1948年11月8日,国民党军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万余人战场起义。10日,华东野战军把黄伯韬兵团分割包围于徐州以东的碾庄地区,经10天逐村恶战,至22日全歼敌军10万余人,敌兵团司令黄百韬自杀。同时,中原野战军为配合作战,11月16日,攻克宿县,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

  第二阶段,全歼黄维、孙元良兵团,对杜聿明集团围而不歼。11月23日,中原野战军在宿县双堆集包围了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12个师。28日,蒋介石被迫决定杜聿明率第2、第13、第16兵团放弃徐州。12月4日,华东野战军将徐州逃敌孙元良第16兵团包围歼灭。同日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集中9个纵队的优势兵力,全歼黄维兵团12万余人,生俘黄维。此后,为配合平津战役,按中共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对杜聿明集团围而不歼,部队休整20天。

  第三阶段,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1月6日至10日,华东野战军全歼杜聿明集团,包括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共30万人,俘获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李弥逃脱。

  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至1月10日,历时65天。我军参战部队60万人,敌军80万人,共歼敌55.5万余人,使蒋介石南线战场精锐尽歼,基本解放了长江以北地区,为解放军渡江作战奠定基础。毛泽东在战役结束第四天发表关于时局声明中:人民解放军无论在数量上士气上和装备上均优于国民党反动派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只要解放军向残余的国民党军再作若干次重大攻击,国民党统治即将土崩瓦解。

  二、“淮海战役主要是华野打的”

  那么,要回答在这场以少胜多的战略大决战,到底是不是邓小平指挥的,先要看清一个事实,淮海战役主要是谁打的?刘伯承则坦言:“淮海战役主要是华野打的”!

  1、华野兵力装备数倍优于中野。兵力对比:中原野战军4个纵队(1、2、3、6纵)有三个纵队每纵队仅两个旅,只一个纵队是三个旅。华东野战军9个纵队(1、3、4、6、8、10、两广、特种兵纵队与中野11纵)共24个旅,粟裕还可指挥许世友、谭震林强悍的山东兵团的三个半纵队。华野参战的部队41万,是中野的兵力一倍多。装备对比:华野全都是美式装备,中野转战大别山部队减员至5万余人,重武器都被迫全部弃之山林原野。

  2、华野占歼敌55万总数的80%以上。整个淮海战役,华野第一阶段歼敌14. 08万余人,第二阶段歼敌10. 8万余人,第三阶段歼敌17. 6万余人,共歼敌42. 5万余人,占歼敌总数的80%以上。中野第一阶段歼敌约2万人;第二阶段歼敌约7. 9万人(歼黄维兵团约7. 8万人、李延年兵团约0. 1万人;第三阶段休整,合计歼敌约10万人,占歼敌总数约18%。从歼敌数看,华野是中野的4倍多;从自身兵员伤亡数和弹药消耗数,华野都是中野的3倍以上。

  3、陈士渠率华野三个纵队主歼黄维兵团。淮海战役中,中野的最大战绩是包围黄维兵团,可中野从大别山出来,重机枪都很少,吃不下黄维兵团,故向中央请求华野支援。华野参谋长陈士渠奉粟裕之令,率华野清一色美械装备的三个纵队增援中野。但陈士榘却要由他全盘指挥,这等于拿走刘邓兵权。邓小平无奈,只好同意陈士榘担任总攻黄维兵团的总指挥。也就是说,中野歼敌约10万中的歼灭黄维兵团的7. 8万人,还是华野担任的一线总攻,还是华野参谋长陈士榘担任的总指挥。也就是说,整个淮海战役,邓小平连打黄维兵团都没捞着指挥。如此算下来,中野能歼敌多少?

  难怪邓小平一任中央军委主席,就让陈士榘退下来,也未安排中顾委委员等任何职务。1988年7月,当邓小平主持授予红星功勋荣誉章,陈士榘是拒绝出席人员之一。


王忠新:鲜血凝成的历史不容被轻易颠倒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48年11月16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淮海前线总前委。这是总前委成员在一起,左起: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

  三、淮海战役的“总前委”徒有虚名

  邓小平晚年回忆淮海战役坚持说:“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根据就在于他是总前委书记,可实际这个“总前委”,绝对是徒有虚名。

  1、粟裕建议军委成立总前委。凤凰网《淮海战役决战录》第6集,专门讲淮海战役的“总前委”。淮海战役役第一阶段11月2日展开,华野的任务是围歼黄伯韬兵团,面对战役规模越打越大,饶漱石和粟裕深知单凭华东野战军啃不下这块硬骨头,必须有中原野战军全力配合。而饶粟难以指挥陈邓,要取得中野全力配合,形成两大野战军合力逐鹿中原,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出指挥权。当粟裕向饶漱石请示,请陈邓来指挥,饶漱石爽快答应:“只要能打败蒋介石,谁指挥都一样。”1948年10月31日,即淮海战役发起前夕,粟裕征得饶漱石同意,向中央军委发了一封电报:“此次战役规模之大,请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

  2、以电台信号弱为由,陈邓拒绝指挥淮海战役。中央军委11月1日复电:“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这可以算毛泽东把指挥权交给了陈邓。但陈邓很吊诡地复电中央军委:“本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唯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多直接指挥。”就是说陈邓婉拒了这一责任。

  这让后来的军史研究人员很诧异,中野和中央的电台联络信号都不弱,和华野的电台联络信号怎么能弱?或许,陈邓出于种种考虑(包括主要作战兵力都是华野),不便担负淮海战役统一指挥两大野战军的重任,但不管出于何种考虑,结果却是以电台联络信号弱为托词,拒绝了统一指挥两大野战军的职责。这只能说陈邓有自知之明,无力越俎代庖。

  3、成立的“总前委”,主要任务是当好后勤部。既然陈邓不能直接指挥华野,但两大野战军总需要一些协同,为此,就有了总前委的出现。11月16日,毛泽东致电中野、华野及华东局、中原局、豫皖苏分局、华北局的电文曰:中原、华东两军必须准备在现地区作战三个月至五个月(包括休整时间在内),吃饭的人数连同俘虏在内,将近八十万人左右,必须由你们会同华东局、苏北工委、中原局、豫皖苏分局、冀鲁豫区党委统筹解决。此战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国局面亦可基本解决。望从这个现点出发,统筹一切。统筹的领导,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可能时,开五人会议讨论重要问题,经常由刘、陈、邓三人为常委,临机处理一切,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

  从电文所见,成立的总前委具体职能规定的很具体,“统筹的领导”,并非指挥作战,其主要任务是解决该役的后勤统筹等事宜,按成立总前委的构想,这应该是个大后勤部。

  4、总前委是虚设的“六无机构”,未发过任何指令。那么,这个淮海战役“总前委”是一个什么指挥机构?真如邓小平所说:“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主持决定的”吗?《淮海战役史》的写作组通过大量采访后认为:淮海战役组成的总前委是“六个没有”,一没有办公地点,二没有办公人员,三没有开过一次会,四没有以总前委名义向中央军委做过任何请示,五没有以总前委名义对下下达过任何指示和命令,六是没有任何机构。

  也就是说,邓小平拒绝了统一指挥两大野战军的职责后,自己都没把淮海战役总前委当回事,邓小平也知道这淮海战役总前委是徒有虚名。这个徒有虚名,不仅体现在对战役的作战指挥,就是对战役的后勤保障,以现有资料证明,淮海战役总前委连后勤工作都没协调过,包括战役的思想政治工作等等,总前委都什么作用也没发挥,实际上有名无实。

  5、说主席亲口交其战役指挥权,绝对是姑妄一说。至于,邓小平说毛泽东亲口把淮海战役的指挥权交给他。此一说更不值得一驳,因从淮海战役发起前至结束,毛泽东根本就没有见过邓小平,何来亲自“亲口”交给指邓小平指挥权一说?而且,淮海战役是越打越大,并非最初就设计好了要打这么大的战役,作为提前的交代更不可能!如果提前交代,又何必在战役第一阶段结束才成立总前委。为此,邓小平的所谓“毛主席亲口交代给我”,也就那么姑妄一说,人们也就那么姑妄一听。

  顺便提一句,“有一些文章说,父亲(刘帅)当年提出‘非邓小平来当政委不可’,又说他留遗嘱指定要邓小平主持他的遗体告别会,父亲根本不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 在邓小平已自封为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有关邓小平的这些说法,这应该是给刘帅脸上“增光”的事,可刘帅之女却出面辟谣:父亲没有要求邓小平来当政委,更没留遗嘱请邓小平主持他遗体告别!这就有点耐人寻味。

  总之,淮海战役总前委绝不同于红军时有实际指挥权的红四军前委,也不同于红军东征时指挥大军征战的前委。它只是在淮海战役结束的前一天,五大前委才匆匆聚首一次,留下了一张图片留存为证:历史上有过一个淮海战役总前委而已。可不管怎么说,淮海战役毕竟是华野和中野协同作战取得的胜利,单靠华野是绝对啃不下这块硬骨头的,中野将士的战功赫赫,当然不可抹煞。而抛去总前委不论,中野军亊上的排名是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邓小平理应是淮海战役的指挥者之一,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但邓小平说淮海战役是他指挥的云云,这显然就太离谱了。

  四、谭震林:“贪天之功,无耻之尤。”

  就邓小平“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的说法,杨成武曾在全军军以上干部会上点名道姓地说:“邓小平认为自己有两大功劳,一是他认为淮海战役有了不起的功劳。这个问题要戳穿,谁都知道,淮海战役从头到尾,整个的都是毛主席亲自指挥的。在前线工作的有刘伯承同志等许多人,有广大群众的努力,怎么能说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呢?他自认为‘你从东北打到海南岛,我从南京打到成都’,‘你有辽沈战役,我有淮海战役’,自以为了不起,他把大家的功劳都归到他的帐上。

  1977年,邓小平复出,在《毛泽东选集》的注释中,要求特别加注了“总前委书记”一条,“总前委书记”就成为重新强调的重点。可见邓小平认为“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这个念头在其脑海中由来已久。

  1978年7月,南京电影制片厂编导的石征先与傅继俊等人,为撰写《淮海战役史》一书,专程采访粟裕,一向低调的粟裕忽然说了句:“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我是给中央立下军令状的。” 对此,粟裕有个说法:“我觉得这不仅是个人问题,它关系到正确理解毛泽东军事思想和正确总结华东解放战争的历史。”自然也包括淮海战役。显然,粟裕不是争功,而是另有所指的说给另有其人,更是争取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

  采访结束时,粟裕亲自给当年的华野副政委、济南战役后一同筹划淮海战役的谭震林打电话,请他和夫人葛慧敏接见石征先。这一次,谭震林专门在淮海战役纪念馆作了报告,就在这次讲话中,针对逐渐成为主流观点的邓小平所言:“林彪有辽沈”,“我有淮海”,谭震林十分气愤地说了八个字:“贪天之功,无耻之尤。”

  五、“淮海战役,粟裕立了第一功。”

  发动淮海战役的初衷就是为了调动敌军,解救中原野战军的压力。若评说“淮海战役”,无疑毛泽东最有资格,最有权威!

  1、淮海战役的构想由粟裕提出。1947年为减轻中原野战军的在大别山的困境,毛主席向陈粟发电报要其大军渡过长江南进牵制敌人。但粟裕三次力谏不要渡江,(陈老总不便签名,粟裕一人发电报斗胆力陈),提出应在江北寻机消灭蒋介石的有生力量,南去渡江,大军不易生存等。

  毛主席当年的军事决策很少被人修改和否定,粟裕敢如此“抗命”必有其因,为详细了解粟裕的意图和决断,毛主席召见陈毅和粟裕来河北阜平的城南庄面陈。粟裕作为大战区的主帅,却17年没见过最高统帅!1948年5月陈粟从濮阳出发,日夜兼程五天到达阜平。毛主席第一次主动到院门外迎接井冈山的老战友。几天后,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改变了南下渡江的战略决策,但要求粟裕立下歼敌数量的军令状。

  1948年9月华野发起济南战役,当巷战仍在激烈进行,粟裕于9月24日7时发电中央军委,“建议即进行淮海战役”,但这是个“小淮海战役”。中央军委经慎重考虑,于次日19时复电:“我们认为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

  淮海战役发起后,粟裕分析全国战略态势,认为南线战略决战的条件成熟。1948年11月8日,致电中央军委,建议将“小淮海”发展为战略决战的“大淮海”战役。11月9日午时,粟裕又向军委致电“实为歼敌之良机”,再次坚定中央军委进行战略决战的决心。中央军委于当日复电粟裕并告华东局、陈邓、中原局,毅然做出同国民党最强大的徐州刘峙集团进行“大淮海”战役的决战。

  2、毛泽东调离陈毅让粟裕放手指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与蒋介石争天下,夺取战争胜利无疑是头等大事,其他政治、经济都要服从军事。而选择一个战略区的领导人,则主要是选择军事指挥员,选择战区主帅,这一点至为关键。为了让粟裕放手指挥华野,毛泽东“登坛拜将”重用粟裕,甚至要他直接取代陈毅任华野司令员兼政委,但在粟裕的坚辞之下,才下了一个华野代司令员兼代政委,但毛泽东以便粟裕放手指挥,决定将陈毅调到中野当副司令。因事关重大,毛主席亲自和陈老总谈调其去中野当副职一事,陈老总心底无私,襟怀坦荡,高风亮节,当重书一笔。

  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的刘陈邓指挥中野打黄维时,中野兵力不够,要向华野求援,陈毅说:“我同他们熟, 至少可以随时传话, 起到一个联络员的作用,要人有人,要枪有枪(《陈毅元帅》第316页)。”可见,陈毅虽是华野挂名的司令员, 却不能直接指挥华野,只能起个联络员的作用,这一方面足见粟裕堪当大任!一方面足见所谓的“总前委”,根本无权调动华野的一兵一卒,只能从老熟人的关系去协调。

  而淮海战役定下重大部署和战役各阶段要实现的企图后,毛泽东每临大战,屡屡电示粟裕:“独立处置,不要请示”、“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这在毛泽东的军事统帅生涯,那是极为罕见。这同毛泽东指挥辽沈战役,也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王忠新:鲜血凝成的历史不容被轻易颠倒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解放战争时期的粟裕( 左二)


  六、毛主席充分肯定粟裕“淮海战役”发挥的作用

  1946年7月13日至8月31日,粟裕、谭震林指挥华中野战军在江苏中部反击国民党军进攻取得“七战七捷”,毛泽东就称赞粟裕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中共历史上,真正能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只有彭德怀、林彪、粟裕,邓小平能有什么大兵团的军事指挥才能?

  对于淮海战役,毛泽东赞扬说:粟裕立了第一功。特别是“1961年9月,毛主席接见蒙哥马利元帅。蒙哥马利称赞毛主席是高明的军事家,用兵如神,特别是淮海战役不可思议。毛主席很谦虚,说‘在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带兵打仗的人,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他也是我们湖南人’。”毛泽东评价他的战友中,粟裕“最会带兵打仗”,这是毛泽东给粟裕一生至高无上的嘉奖。

  1953年2月,毛泽东由陈毅陪同,坐火车回北京,火车开到拉开淮海战役序幕,就是粟裕“中秋夺城”的济南,毛泽东触景生情,又说起粟裕是“人才、将才、帅才”。 陈毅笑着接过话头,说粟裕是樊哙。毛泽东似乎有些不满意,说:“粟裕,一不是樊哙,二不是韩信,三我毛泽东也不是刘邦;粟裕就是粟裕,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将,是人民的好儿子么!”陈毅连忙说:“主席讲得对!算我失口……”。

  当然了,淮海战役真正的实施,重大决断和部署都是毛主席直接指挥。诚如陈云为淮海战役的题词:“解放了的祖国,是由毛主席领导,人民的努力,先烈的鲜血所得来的。淮海战役烈士永垂不朽!”但粟裕在淮海战役立下的头功,那是光照千秋,最高统帅已有定论,任何人也篡改不了!

  相比毛泽东都没说淮海战役是自己指挥的,邓大人却念念不忘的讲:“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我有淮海”,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大了。而且,类似这样涂抹历史抬高自己,邓大人可绝不仅限于回忆淮海战役!


  潇湘晨报记者 袁名清 北京、长沙报道 2007年08月14日

  谈粟裕,必然要谈到淮海战役;谈淮海战役,必然要谈到淮海战役的成因,而没有粟裕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动,就没有淮海战役;没有粟裕出神入化的指挥,就没有淮海战役的完胜。

  1949年的1月10日,历时65天的淮海战役收官全胜,我军以60万人对国民党军80万人,歼敌55.5万人,这是一场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战。

  粟裕百年诞辰之际,潇湘晨报记者从淮海战役的亲历者与研究者那里了解到,在淮海战役前粟裕向毛泽东及中央军委三次“斗胆直陈”发动战略进攻、改变中原战局建议的内幕。

  中央没打算发动淮海战役

  1948年初,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并没有发动淮海战役——在江北打大歼灭战的打算。

  在当时的中原战场上,刘(伯承)、邓(小平)中原野战军,陈(赓)、谢(富治)的豫西兵团,与陈(毅)、粟(裕)的华东野战军西兵团摆开了成品字型的战略格局。

  而国民党军在中原也布下了强大阵势,集结了25个整编师(军),57个旅(师),敌我双方呈反复拉锯的僵持状态。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时任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副司令员(后任华东野战军副参谋长),他说:“当时国民党军3个兵团集中,以一个为核心,双方交战的话,我军一个晚上啃不完对方,还没等到第二天,敌军增援就来了……”

  显然,这样的仗不太好打,毛泽东和中央军委认为,此时中原不宜打大的歼灭战。中共中央决定,由华东野战军主力组建东南野战军,执行南进战略任务,陈毅任东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同时兼东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委。

  毛泽东与陈毅商定,先由粟裕率第一兵团3个纵队于1948年夏季或秋季渡江南进,执行宽大机动作战任务,随后,由另外3个纵队组成第3兵团于次年二三月间渡江作战。毛泽东、陈毅与中央军委的意图,是以此迫使敌方改变中原兵力部署,以粟之兵力吸引敌20至30个旅回防江南,以扭转中原战局。这是中央对全国军事战略的一项大的调整。

  “斗胆直陈”中原战局建议

  1948年1月27日,中共中央军委电令粟裕,要他率领3个纵队渡江南进,执行宽大机动作战任务。对中原战局的一时之困境,粟裕一直在思考中。

  就在5天前,即1948年1月22日,粟裕向中央军委和刘邓发出了一封长长的电报,第一条就谈到了他对中原战局的设想,他建议“三军(刘邓、陈谢、陈粟)在今后一个时期,采取忽集忽分的作战方式”,“如能有两三次歼灭战,则(中原)形势可能变化。”

  按照电报地支代月,韵目代日的惯例,1月22日称“子养”,此即为著名的“子养电”。

  尽管已时隔近60年,时任粟裕秘书的鞠开还清楚记得当时的细节,“这个著名的‘子养电’,他在1947年12月10日晚就写好了初稿,到第二年1月22日才发给中央的。”在“子养电”中,粟裕写下了“斗胆直陈”4个字。

  5天后,中央军委仍向粟裕发出了“渡江南进”的指令。粟裕立即率部准备渡江,同时思考改变中原战局的方略。经过3天的缜密思考,他又写了一份长达2000字的电报,于1月31日上报中央军委。电报中,他设计了渡江南进时机、地点和方法的方案,同时重申了他在“子养电”中的观点与建议。

  时任粟裕秘书的刘祥顺至今被粟裕当时的大气魄所折服:“有了他这个建议,中国革命战争的进程改变了。”

  接到粟裕的第二封电报,毛泽东特意把原定于2月1日返回部队的陈毅留下来研究,结果是部队渡江南进的战略决策依然不变,但中央采纳了他关于渡江时机、地点、方法以及“忽集忽分”战略的建议。

  再三上书向中央立下军令状

  面对中央军委的来电,粟裕仍然没有停止自己的思考,而且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自己的计划与设想。在此期间,他两次把自己的想法向陈毅汇报,陈毅甚是意外,但仍同意粟裕将建议上报中央。1948年4月18日,粟裕再次向中央军委建议: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暂不渡江南进,而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几个大规模的歼灭战。

  3个月内,粟裕的3封电报,引起了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毛泽东约粟裕当面相商。4月30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在河北阜平县城南庄听取了粟裕的详细汇报,当即研究决定,在既定战略方针不变的前提下,同意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暂缓渡江南进,留在中原地区大量歼敌。

  “粟裕当时在中央实际上是立了军令状,因为毛主席提出在4至8个月时间内,必须歼敌五六个到十一二个正规旅。”回想当年粟裕“斗胆直陈”的结果,张效林——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原社长仍然面色凝重。

  当时,中央军委给粟裕来电指出:“以歼灭邱清泉的第五军为夏季作战中心目标。”但此时粟裕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开封城国民党守军兵力薄弱,他立刻设计了一个“先打开封,后歼援敌”的作战方案。

  张震回忆:“当时情况很紧急,我们一方面向毛主席报告,一方面下命令,毛主席很快就回电了:“情况紧急时,你们应该独立处置,不要请示。”6月17日,华东野战军第三、第八纵队突然兵临开封城下,只用了5个昼夜就攻下了,3万国民党守军被全歼,赶来增援的国民党军队也被消灭了1万人。随后,粟裕命令部队主动撤出开封,隐蔽集结于睢杞地区,等待战机。

  此时,国民党军邱清泉兵团、区寿年兵团增援开封,邱清泉兵团贪功冒进,而区寿年兵团却在睢杞地区犹豫徘徊,两兵团一夜之间拉开了40公里距离。

  粟裕及时抓住了这一战机。华东野战军主力部队迅速切入两兵团之间,围歼战斗力较弱的区寿年兵团。激战6天后,歼灭区寿年兵团司令部、整编七十五师师部和第六旅1个团。前来增援的黄百韬兵团也遭受了歼灭性打击,此役共歼灭5万余人。两场仗打下来共歼敌近10万人,这就是历史上称作的“豫东战役”。

  此次战役是粟裕向毛泽东交上的一份圆满答卷。谈及此役,《粟裕文选》编审、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张光彩感慨:“这个战役改变了中原战局的形势,也为中央军委以后下决心同国民党进行战略决战打下了基础。”

  胸有成竹气吞黄淮

  有了豫东战役垫底,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对粟裕有了信心。1948年7月,中央军委连续发出7份电报,要求许(世友)谭(震林)兵团在10日内夺取济南。分析敌我双方情况后,粟裕认为,攻占济南的条件还不成熟,他向中央军委建议:集中华野全军执行作战任务。按照这个部署,华野各个兵团向山东集结,在攻济打援战场上,华野参战兵力达到15个纵队,兵力达32万人,超过敌方27万人的总人数。9月16日,济南战役拉开序幕。经8个日夜激战,解放军全歼济南守军10万人(其中两万人起义)。

  9月24日,济南战役已到尾声,粟裕发电请示中央,建议发动淮海战役。第二天毛泽东就回电同意了。

  原粟裕秘书、《粟裕传》编写组长朱楹介绍:淮海战役发动前的10月31日,粟裕向中央军委建议:“此战役规模很大,请陈(毅)军长、邓(小平)政委统一指挥。”(陈毅当时已经调到中原野战军工作)11月1日,毛泽东复电同意。次日,陈邓复电:“本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唯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多直接指挥。”

  战争重任更多地压到了粟裕肩上。在淮海战役打响的第二天,即1948年11月7日,粟裕与张震彻夜长谈,分析全国战略态势,认为应该将淮海战役发展为南线战略决战。回忆那个夜晚,张震依然很激动:“在起草这份给中央军委电报的过程中,我深深被粟裕同志的深谋远虑所折服,他不仅想到了下一战,下两战怎么打,而且想到大军渡江后在江南的仗该怎么打,也想到了全国解放后江南的恢复问题。”次日早晨7时,两人的建议化成电波,传向中央军委,这就是著名的“齐辰电”,由此,淮海战役演变为南线战略大战役,成为日后轰动中外的大决战。

  [大事记]

  ★抗战胜利后,1945年10月粟裕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华中野战军司令员。指挥高邮战役和陇海线徐(州)海(州)段战役,歼灭拒降日伪军2万余人。

  ★1946年7月起,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主力3万余人,与12万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作战,七战七捷。中央军委将苏中作战经验通报全军,要求各区“仿照办理”。

  ★1947年1月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仍负责战役指挥。先后指挥了宿北、鲁南、莱芜、泰蒙、孟良崮等战役,共歼敌7个军(整编师)和1个快速纵队,内有国民党号称“王牌军”的整编第74师。

  ★1948年六七月间,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8个纵队、中原野战军2个纵队进行豫东战役,歼敌9万余人,为尔后进行更大规模的歼灭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8年9月24日,粟裕提出进行淮海战役的建议,以其杰出的军事家的战略眼光和胆识,为淮海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毛泽东曾说过:“淮海战役,粟裕立了第一功1

  ★1949年5月指挥上海战役,歼敌主力8个军于上海外围,使上海免遭严重破坏。


被历史误读的“刘邓大军” 哪些二野兵团将领不给邓小平“面子”

原件:1948年中央军委关于淮海战役的电报

历史图集:将星闪烁(建国前)【一】~【三】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